常州网 | 微博 | 客户端 | 返回旧版

突发脑出血,大巴司机强撑把车安全开到服务区 乘客特地赶到医院感谢

来源:常州晚报 编辑:姚程玉 发布于 2021-07-06 11:08:00

“旭升,旭升,有人来看你了,你睁开眼睛看看啊。”7月3日下午4点半,守在溧阳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44床前,见有人来看望儿子,72岁的晏长明有些激动,低头伏到儿子耳边,呼唤着。

43岁的晏旭升插着鼻饲管,眼睛偶尔睁开一下,没有丝毫反应。他的妈妈见状,禁不住又哭了起来。

来看望晏旭升的,是与他素昧平生的刘军。此前他们唯一的交集,是9个多月前,刘军作为乘客,坐上了晏旭升驾驶的上海至溧阳的长途大巴车。

车刚进服务区停下,司机就倒下了

“看到朋友转发的信息后,我非常震惊,再忙也得赶回来一趟。”7月3日中午11点,刘军从上海出发,冒着大雨奔波了3个半小时,赶到溧阳市人民医院看望卧床不醒的晏师傅。“我就想代表我们一车30多名乘客,向晏师傅和他的家人道声谢。”刘军告诉记者。

刘军是溧阳人,在上海做电梯销售,因工作十分忙碌,平时很少回家,也几乎没有休息日。他回忆,因接到家中长辈故去的消息,去年9月25日早晨8点多,他匆忙赶到上海汽车站北广场,坐大巴车赶往溧阳。

“车上有30多个乘客,我当时坐在中部靠车窗的位置。车子出站后行驶很正常,我途中还迷迷糊糊睡了会。”刘军说,他对司机没什么印象,只记得他发车前提醒大家要系好安全带。大约中午12点过后,车子拐进了宜兴高塍服务区,他下车透气,突然看到车上有好几名乘客围着司机,问他哪里不舒服,司机讲话有些嗑嗑巴巴。没过一会儿,120救护车赶到,司机好像昏迷了,被乘客和医务人员抬了下来。

突发状况让乘客们有些懵,聚在一起议论纷纷。刘军突然想起,事发前1小时左右,有乘客在车上抱怨,说速度怎么慢了。他向记者分析,大巴出上海上了高速后,车速一直比较快,大约到11点半过后,明显慢下来了。应该就在那个时候,司机发病了。

因为当天家中事急,刘军没有多打听,自行叫了车赶回溧阳。之后,忙着工作的他也无暇顾及此事,直到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,才得知那位叫晏旭升的司机脑出血,至今未醒。

“想到他忍着病痛,坚持把我们一车人安全平稳地送到服务区,我非常感动,无论如何要来看看。”刘军激动地说,回头想想,还真是有些后怕,好在遇到了这么负责任的司机。“你想啊,要不是他强撑着,车子在高速公路上一个闪失,我们一车人就危险了。他把乘客的安危放在第一位,我觉得,他的行为就是见义勇为。”

老父亲在电话中,听到儿子被抬下了车

“旭升18岁接我的班开车,连头搭尾25年了,一直跑的就是上海-溧阳这条线,从来没出过事。”提到儿子,晏长明有些骄傲,不自觉又悲从中来。

晏长明说,儿子驾驶技术不错,正常的话,从上海8点钟出发,中午12点不到就能赶到溧阳,午饭后再开车赶回上海。去年9月25日中午,他按惯例送饭到溧阳车站,已经12点05分了,儿子还没赶到,于是他给儿子打了个电话,没通。

12点12分,他又给儿子打电话,明显感到儿子不对劲:讲话有些不利索,说自己左手抬不起来,打不动方向盘,快到宜兴了,车上人多的,高速公路上不能停,让他不要担心。

晏长明实在放心不下。12点21分,他给儿子打了第3个电话。这次,儿子说到了宜兴高塍服务区,已经报警了,老板马上来宜兴接车,120快来接自己了。电话一直没挂断,很快,晏长明揪心地听到120急救车的警报声、医生问儿子话以及一群人混乱地惊呼“快抬下去!快抬下去”。

晏长明焦急万分,叫了车直奔宜兴,在宜兴人民医院看到了儿子。经诊断,晏旭升为右基底节脑出血,之后又脑干出血,紧急手术后转院到杭州脑康医院,今年3月16日回到溧阳市人民医院,至今昏迷不醒。

父母照顾晏旭升

事发后,晏旭升的姐姐晏旭红调取了弟弟车上的车载监控,看到了令她心悸的一幕:11点32分时,弟弟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定,眼睛不停瞄向身体左侧,时不时抽动着嘴巴,好像给自己提神;11点56分,他的左手明显抬不起来,眼睛半眯着,但仍专注地盯着前方;11点58分,只用右手扶着方向盘,嘴歪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拿起话筒通知乘客,看起来这时车已停下;12点04分,有人上车,帮他拍打左侧手臂。

晏旭红还说,弟弟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,11点38分,弟弟后一班车的同事给他打电话,询问路况;11点45分,弟弟回了个电话,告知正从无锡阳山上锡宜高速。据同事称弟弟当时讲话不对劲。此地距高塍服务区大约30公里。

“车载视频的时间点与爸爸和弟弟通话的时间点有一些出入,不知道是不是视频的时间记录有误,但整个过程看得比较清楚。”她心疼地说,弟弟当时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,如果他能早点停车自救,情况是不是会好一些呢?

花掉医药费上百万元,再行手术成难题

因病情危急,从去年9月25日以来,晏旭升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,全靠70多岁的父母在医院日夜看护。

晏旭升家住溧阳市溧城镇后街新村,经济十分困难。他离异多年,两个孩子都由他抚养,17岁的女儿在连云港上卫校,13岁的儿子今年小升初,老母亲没工作,全家就靠父亲低微的退休工资过日子。

晏长明说,儿子性格内向,开车很稳当,曾在原溧阳汽车营业处上班,后被上海汽车站一名包车老板相中,也为了多挣些钱,就跟了那个老板开车。后因老板生病加上疫情,不再包车,他就另找了一辆车开,才4个月就出了事,双方没有签合同。

2019年10月晏旭升和儿子(家人提供)

“我到上海跑过,也问了一些律师,都说我弟弟没有合同,自己发病,算不了工伤,保险也赔不了。”晏旭红难受地说,弟弟抚养两个孩子,前几年刚还完房贷,没多少积蓄。这场大病,花去上百万元,几乎都是借的。

床位医生汤维力告诉记者,晏旭升现在处于浅昏迷状态,情况比刚转院时好了一些,颅内出血已吸收,但还有些积液;颅骨也是缺损的,需要做积液分流及补脑盖手术,可能会对他苏醒有帮助。说到晏旭生强忍着发病的不适保障乘客的安全,汤医生称,脑出血会引起头晕头痛、身体麻木不适,在这种情况能平稳开车,需要极强的自制力。

“我们了解了一下,弟弟的手术最低要10多万元,家里已经山穷水尽,不知上哪筹措。”晏旭红说,弟弟这么年轻,无论如何都想再做手术试一试。弟弟现在的车老板、溧阳一些网友了解情况后发动了捐款,溧阳红十字会也给予了帮助,筹到了1万多元。

记者了解到,晏旭升脑出血当天,长途车上有乘客34人。

芮伟芬 图文报道

您无法评论,您可以 登录 或者 注册

0条评论

苏ICP备08009317号-4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008248
常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:bbs_cz001@163.com  举报电话:0519-82000682 业务联系: 0519-82000687
江苏省网络视听违规节目举报窗口